你好,欢迎来到东方娱乐网!

他们相认后,我终于敢再看《失孤》了

2021-07-14 17:36: 来源:东方娱乐网

  今天,《失孤》这部电影终于迎来了现实版大结局。

  刘德华角色的原型郭刚堂已经成功找到儿子郭新振,并进行了认亲。

  在认亲现场,全家人都泪流不止,父子俩完全哭成了泪人,这一天真的是等太久了。

  正式认亲后,郭刚堂在社交平台更新了一条动态:“今天对于我来说很重要。”虽然言语简单,但是那份激动的心情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。

  刘德华知道消息后也很激动,特意录制了一段视频,为郭刚堂送上祝福,表示佩服他的坚持,并向公安机关表达致敬。

  要知道,郭刚堂能找到儿子实在太难了,这其中的艰辛并非三言两语能概括的。

  在电影《失孤》中,刘德华饰演的是以郭刚堂为原型的主角雷泽宽。

  1997年9月,雷泽宽和妻子承包了一片果园,两人忙着栽种,2岁的儿子雷达(原型郭新振)由奶奶照看,结果不幸丢失。

  第二年,雷泽宽骑着一辆二手摩托车,风雨无阻地开始了自己漫长寻子路。

  为了找到儿子,雷泽宽把两岁儿子的照片和信息放大印在一米见方的油布上,做成旗帜高高插在摩托车后座,在油布上有一行大写的字:“儿子你在哪里,爸爸找你回家!”

  从此,这幅油布旗就成为雷泽宽路上最重要的行李,有它才有找到儿子的希望。

  自己被车撞倒后,顾不得处理满脸的伤口,却先想着把油布旗缝好。

  当油布旗掉进海里时,雷泽宽想都不想就跳下海,希望可以将其捞起来,但由于飘得太远,不得不放弃。

  多年来,为了找寻孩子,雷泽宽基本上一直在路上,揣着一张地图,除了新疆、西藏内蒙古外,跑遍了全国所有能跑的地方。

  只要有一点消息,雷泽宽就不放过。

  从寻子群中得到消息,一位在泉州的男孩可能就是他的儿子,雷泽宽就马不停蹄赶过去。

  负责带路的女孩提醒老雷:那个小镇上有很多户人家都有买来的孩子,去了要小心。可是寻子心切的老雷眼中只有如何到达目的地。

  在渔船上,老雷见到了可能是他儿子的男孩,但还没来得及确认孩子身上的特征,却遭到了男孩养父母的阻拦,甚至被男孩的养母暴打了一顿。

  无法确定男孩是否是自己的孩子 ,但雷泽宽并没有停止寻找,他坚持认为:只有在路上,才会觉得对得起孩子。

  在寻子路上,雷泽宽遭遇困难重重,甚至差点丧命。

  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雷泽宽被欺凌,也曾出过严重车祸,被撞得遍体鳞伤,当他的摩托车被人扔下海报废时,雷泽宽一边拖拽着摩托车,一边绝望地痛哭。

  这一路,雷泽宽也遇到不少好心人,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姓名,可他还是会将收到的钱都用小本记下。

  这期间,他遇到了井柏然饰演的曾帅:一个自幼被拐男孩。

  曾帅有养父母,还有两个姐姐,但因为被拐卖,他活得还是和正常孩子不一样,没能上成户口,也没有身份证,所以无法上学、出国、坐飞机、办银行卡,甚至不能结婚。

  而他口中也说出了许多被拐儿童的辛酸:我一直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孩子,但我不敢告诉他们。丢了孩子的父母,可以满世界的喊,我不敢喊。

  影片的最后,在老雷的帮助下,曾帅找到了亲生父母,一家人热泪相拥的情景令人感慨不已。

  那时候,老雷既开心又羡慕,他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找到儿子。

  看完《失孤》后,每次想起老雷坚定、无奈的眼神,我心中都会泛起一阵酸楚,所以一直不敢二刷这部电影。

  幸好,在河南、山东两地公安共同努力下,现实中的郭刚堂和儿子成功认亲,失散了24年的家庭得已团聚。

  《失孤》里的雷泽宽让人心疼,现实中的郭刚堂更不容易。

  郭刚堂的儿子郭新振,是2岁时在家门口被抱走的。

  1997年,呼某和唐某两人认识后恋爱。当年9月一起去山东旅游,结果没有钱了,两人决定拐卖一男孩换取钱财。

  1997年9月21日,两人窜到了山东聊城,唐某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新振抱走,随后与在车站等候的呼某会合,之后三人一起乘长途车返回河南,并将郭新振贩卖。

  本来殷实的郭刚堂一家,从此生活被彻底打乱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郭刚堂的体重从159斤掉到110多斤,27岁的他很快白了头,妻子也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,基本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
  在寻子的24年时间里,郭刚堂总共骑行超过40万公里,骑坏的摩托就有十几台。

  他不断收集失踪人口信息,掌握多达上万条失踪儿童信息,并且四处打探孩子消息,光寻人启事就印了几万份,不仅四处发放,还送到全国各地派出所向警方求助。

  为了找到儿子,他自学了网络,并加了多个寻子群,手写了一本密密麻麻的“线索本”,上面记录着各地报道的打拐案件新闻和线索。

  “哪里解救了被拐的孩子,我就根据地址哪个人办的案去找。”

  因为找孩子心切,郭刚堂曾被车撞过。最严重的的一次,他骑行到了大别山,当时恰好下大雨,盘山公路非常危险,郭刚堂推着摩托车走的时候不小心发生意外,出于本能他推开摩托车,抱住了路边的防护柱,结果脸磕在柱子上血流如注,右腿胯部至裤脚的裤子全部撕裂,一只腿悬在半空。

  那一瞬间郭刚堂真想跳下去一了百了,“只要松手我所有的苦痛都没了。”

  但是为了家人,为了孩子,他还是撑了过去。

  这么多年,由于郭刚堂外出寻子没有稳定工作,为了维持生计,每次出去寻子就带两口袋工艺葫芦叫卖,生活的重担基本上压在妻子身上。

  妻子白天当保姆,晚上再打一份工,一个月收入两三千元。为了贴补家用,郭刚堂年迈的父亲也到饭店打工。

  为了省钱,妻子经常只吃酱油拌饭或者馒头,结果得了胃溃疡,常常胃痛不已。那些年,债务的压力,丢失孩子的内疚与痛苦,压得这个女人喘不过气,幸好夫妻感情还是很好。

  后来,郭刚堂夫妇又生了两个孩子,他们才感觉生活有了点新希望。不过两人从来没有停止找寻儿子的脚步。

  多年来,妻子每次聊起被拐的那个孩子,总是一个人默默流泪,并不断小声念叨,“一定得找到孩子”。

  这几年,因为村里拆迁,郭刚堂靠承包土方吊运还掉了36万的外债。2010年又在好心人帮助下,郭刚堂在北京开了一家小店,家里生活条件改善不少。

  可是寻子仍是他们一家人的重心,郭刚堂觉得,只有在路上,他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,就算挣钱也是为了找孩子。

  妻子找孩子的想法很朴实:“我从小没有把他养大,只要找到儿子哪怕他不跟着我过,我知道他过得怎么样,身体怎么样,我也知足了。”

  现如今,郭新振不仅被找到,还受过高等教育,有稳定的工作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  在通过DNA比对后,即将认亲前,郭刚堂一家心情非常激动。鲁豫的节目也跟踪做了记录。

  郭刚堂说比订婚还开心,本来是想摆个流水席,但因为疫情的原因,最后变成买1000斤糖果发给街坊邻居。

  同时,郭刚堂还准备了能装1万块钱的红包。

  提起弄丢孩子,妻子依旧自责不已,觉得自己不配当母亲。看来,即便是找到儿子,这份愧疚也成了她难以解开的心结。

  而对于未来如何与孩子养父母相处时,郭刚堂表示:“就当是一门亲戚,这样去走动,就两个字,真诚。”

  他们觉得孩子如果愿意孝顺养父母,郭家也会坦诚接受,发自肺腑地尊重孩子的决定。

  曾经郭刚堂也怨恨过命运,为什么丢孩子的是自己,幸好,经历漫长的岁月寻找,寻子之路终于完结。

  这二十四年里,郭刚堂从曾经风华正茂的年轻人,现如今两鬓斑白,这其中的酸楚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即便结局圆满,但是我仍然心疼这一家人,因为这份“幸运”拥有得实在太不容易。

  更心酸的是,郭刚堂只是“幸运”的少数,还有无数失孤家庭正在承受着痛苦,而每一个失孤家庭的痛苦都各不相同,甚至有到生命尽头,父母和孩子也再无缘相见。

  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人贩子的存在。

  希望人贩子都可以被严惩,愿天下无拐,失散的孩子可以早日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