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东方娱乐网!

女人扎堆的综艺就只能是“雌竞”?

2021-04-17 10:37: 来源:东方娱乐网

  磕磕碰碰中,《姐姐2》也成团了。

  肤色很漂亮的吉克隽逸,温柔的杨钰莹,知性的王鸥,“普通话不太好”的容祖儿,半路杀出的杨丞琳,憨憨的周笔畅,永远的王者那英!

  那英还是没忘她“喜剧人”的本分,飙出集密金句:“我一辈子没给自己拉过票,这一次我拼了!”,“谢谢每位姐姐,我拿了个C位!“

  容祖儿的获奖感言,居然还喊话了她的“假想敌”阿Sa和阿娇:“你们Twins只有两个人,我们现在有七个姐妹了 。”

  成团之夜,两季姐姐大部分都来了,前浪后浪共同掀起巨浪,“新欢旧爱”同框,我酸的是当绿叶的龚俊!

  久违的“大碗宽面组”也难得合体团建。

  绮绮子客串主持人,用美貌持续在线鲨人,所以秦昊你为什么要扒拉人家?

  这一季换了新玩法,成团夜现场分为周笔畅团与那英团两大阵营,她们对外要争取更多的成团席位,对内要展开对决,因为最后成团名单还得看观众喜爱度。

  虽然没能听到杨丞琳、容祖儿的solo有些遗憾,但南北两大歌后那英与杨钰莹再现世纪对决,那姐表示“对付杨钰莹,我还是可以的!“

  在剑拔弩张的1V1battle战中,杀疯的李菲儿跳得连皇冠都掉了……

  从头到尾追完整季节目,我想是时候做个复盘了,除了表现和舞台,我更想跟大家分享的,是我在这些姐姐身上看到的内核:girls help girls 与“无龄感”。

  不是雌竞,是girls help girls!

  娱乐圈总有各种关于塑料姐妹花的故事,谁不带谁玩了,谁在内涵谁,谁手动点赞了谁的黑料……

  所以,我们最初对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期待,也多少带着一点吃瓜不嫌事大的心态。

  现在有个词叫雌竞,直白点说叫扯头花,这也是大多数人对女性综艺的期待。可当30位熟龄女性站在一起,我们看到的却不是雌竞或者宫斗,而是一种抱团取暖,互助互撑的,girls help girls的力量。

  专业技能上的互助教学不用说了,毕竟团队作战,个人再优秀,都要一起进步才能升级,所以跳舞底子好的王鸥要帮唱跳小白那英进阶,而那英也得拿出她的“好声音”导师功力,耐心调教队友,哪怕她的队友是被观众脑补了各种“恩恩怨怨”的张柏芝。

  男性总觉得女性是脆弱和需要保护的,可当女性抱团时,较强的姐姐总会本能般,对较弱的姐姐生出强大的保护欲。

  比如容祖儿当选队长后,在港乐坛身经百战的她,很自然充当起队员“人生导师”的角色。

  她会暗暗为团队里人气不高的队员捉急,思考“她们是不是有一些好的东西没被观众发现呢?”然后鼓励她们主动出击,勇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,争取属于自己的舞台。

  舞台训练强度大,导师又严格,没受过苦的阿兰被霍汶希训得哭唧唧:“我觉得我没有偷懒,我觉得她们应该鼓励一下我。”

  于是容祖儿以过来人的身份共情:“她们也从来没有鼓励过我,我也因为这个哭。”

  过后又清醒地告诉“不想长大”的阿兰:“你可以在心里装一个小孩子,但我们出来工作,不会永远遇到疼自己、说你好的人,我们有不足的地方,要自己进步才行。”

  容祖儿也经历过阿兰和陈梓童的阶段,当年,她就是在霍汶希的鼓励和严要求下一路走过来的。

  十几岁出道时,容祖儿还有“怕丑”的毛病,带着她辗转各个歌厅,站到大厅中央表演练胆的人是霍汶希;

  2013年底,容祖儿因为一连15场跨年演唱会累到身心崩溃,围在她身边安慰陪伴的也是霍汶希。

  在《姐姐》这几个月来,霍汶希对容祖儿的帮助也是靠制定专业严苛的标准来实现的,毕竟合作逾二十年,她们早已无需客套。

  团队表演不好,祖儿永远是第一个被mani骂的人

  是的,女性之间的互助互撑,从来不是靠闭眼互相吹捧“你好美你好瘦你真棒”,而是靠实打实的帮助和支持。

  张柏芝从19岁出道到参加节目,一直被粉丝吹爆神颜,团队哄着,粉丝捧着,一路走来也是顺风顺水,其实张柏芝对自己的业务水平有自知之明,她会对自己的声音自卑,也会承认自己的“唱跳双废”。

  说明比起一面倒的吹捧,大美女张柏芝更需要姐妹们真实的评价。

  所以当那英告诉她“我没投你票”,杨丞琳诚实地指出她“你拖后腿了”之后,张柏芝并不是黑脸走人,而是加紧练习,以求跟上大家的进度。

  女性的自尊心,不允许她们得过且过。

  还有人觉得女性多的地方会“宫斗”,实际也和女性的性格特点有关。她们的敏感和情绪化,容易在交往时产生误会和争执,可另一方面,女性在情感上的细腻,也决定了她们很容易在朝夕相处中付出真心。

  所以在舞台以外,我们常常看到姐姐们失意时互相安慰,尴尬时互相挽尊。

  比如弦子嘴快说错话,后悔得捶胸暴哭,阿兰就带动全场合唱她的歌; 吉克隽逸压力爆表,周笔畅就算不善言辞,也会安静坐在隔壁陪着;

  有人说成年人的友谊都是自私的,娱乐圈的友谊更只有利益和算计,塑料姐妹可能会互相利用,但真正的姐妹会互相心疼。

  一生硬功夫的蒋璐霞,每回都迫不及待地在舞台上放大招——一公侧空翻,二公双截棍,三公乌龙绞柱,腾空飞起,就连拉票环节都使出混身解数。

  尽管每回放大招都能带来拉票效果,更让全场喝彩,而喝彩背后,是后台的姐姐们看着努力的她心疼掉泪。她们宁愿她不放大招了,也不想她再冒险做高危动作。

  在电影里千锤百练的蒋璐霞向来坚强,受什么伤挨什么痛都不会哭,可在这个真人秀里却仿佛成了哭包担当,一路哭到成团。

  也许是感受到了别人对自己的真心,所以才愿意随意释放自己的脆弱。

  成年人的友谊,遇见赞美遇见微笑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真心。

  不受限制的“无龄感”

  当青春选秀节目,26岁的练习生都在为“大龄爱豆”的身份焦虑,姐姐们却展示了“无龄”的魅力。

  这和外貌身材无关,是一种由内至外的清爽和活力。

  面对新鲜事物,她们会跃跃欲试又偶尔面露小恐慌;有压力时,天后也会不顾形象急成个小哭包,扯头花没看到,聊天聊high了互怼笑到抽筋倒是有的。

  “出道半生,归来仍是训练生”,姐姐们不仅有训练生的干劲和刻苦,也有着超过训练生对追梦的热情向往。

  年龄不是生命的套子,没有人规定一个女人在什么年龄要做什么不能做什么。

  53岁的那英,嘴上抱怨着体能不好,动作记不住,暗地里却加班加点地练习,从不自暴自弃,就像成团夜里说的“心不止,梦就不落幕”。

  每一次公演,那英都会尝试更高阶的唱跳曲目,到了五公总决赛,为了舞台呈现效果,极其考验体力和技巧的空中瑜伽她说练就练。

  这还是初舞台上现场作法的那姐吗?

  18岁的女生可以长大,50岁的姐姐同样可以接着长大,而不只是“老去”。

  唱了半辈子甜歌的岗岗杨钰莹,最初自动被归类为vocal,外表柔柔弱弱的她,却每次都在团队需要打反差牌时给出惊喜。原地转型做rapper,变身AKA岗岗子也不在话下。

  就算是自己擅长的领域,姐姐身上也看不到那种自满自足的油腻。

  容祖儿被观众称为《姐姐2》中的“唱跳天花板”,可她始终在坚持练习,调整发声位置,连声乐课程都一直坚持到今天。

  成团夜,惠英红为容祖儿拉票时,说到她刚出道时挨了不少批评,造型老土,唱功不好,跳舞像木偶,当时她的眼神里透着一股“不服”,而这股“不服”也坚持到了现在。

  放下年龄焦虑后,女性会更积极地寻找一种“打碎自己,再重塑”的滋味。

  要强的周笔畅,说自己最委屈的瞬间,就是被老师批评当场的舞蹈很糟糕。

  而在成团夜,舞蹈小白早已重塑成了实力辗压的大舞担……

  无论是年龄还是所谓“江湖地位”的差距,在这里都不存在。我们看到的,是姐姐们之间的彼此尊重、鼓励与认可,以及永不服输的样子。

  相对“低龄”的姐姐们,接受能力很强,不断从老将们身上汲取经验,并且在自己强项的领域里,拉着其他姐姐一起往前走。

  人生阅历更为丰富的前辈们,也毫不掩饰地表达对“小辈”的欣赏,谦逊向小辈学习,打成一片。

  《逆光》是这季许多人心中的MVP,作为一首不燃不炸的慢歌,姐姐们最初都一脸的拒绝,台下小考前,这组“平均年龄最大”的姐姐们活生生把画面搞成泰国入伍抽签现场,小女孩般紧张到尖叫昏倒。

  等真正上了舞台,当她们的照片按时光倒流顺序播放配合充满故事的歌声,我们感觉到的不是“时光匆匆”或“美人迟暮”。

  正如她们自己所说,那是一种对岁月的无惧和沉淀下来的力量,不惧风浪,不畏前行的笃定。

  E姐结语:

  “站在一起”的姐姐,扳正了大家对于女性综艺的刻板印象和洗脑包。

  真正好的女性综艺,永远不是宫斗和雌竞,也不一定有那么多姐妹情深,但一定有关心和陪伴,接纳和修正,也有向着同一个目标奋斗的默契,能让人看到girls help girls的力量。

  女团两个字,注定了单打独斗是没有意义的,一起呐喊,一起成长才能召唤出最强战神,对抗眼前的威胁和挑战。

  残酷的赛制,愈发激烈的舞台,姐姐们在节目中遇到的考验,和她们在当下娱乐圈中面对的困境其实是相似的,以瘦为美的身材内卷大战,以青春脸庞为主流的选秀狂欢,以颜值先行的影视资源抢夺……

  白瘦幼PUA大行其道,贵圈没有女性难再独善其身。

  除非,有更多优秀的女编剧创作出有嚼头的熟女角色;更多优秀的女导演能欣赏那些长相没那么漂亮,但极具个性的女演员;更多的乐坛大姐大提携年轻女歌手;更多“硬净”的女经纪人培养出优秀、独立的女艺人……

  站在一起,girls help girls,是突出重围最好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