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东方娱乐网!

逃离浮躁!9.3分良心国综《戏剧新生活》成高评分高口碑综艺黑马

2021-01-25 09:36: 来源:东方娱乐网

  又是郑爽。

  2021第一大瓜,管你是主动吃瓜还是不得不关心,前十热搜已经被占据9个。

  这,就是流量的力量。

  吃瓜的事情,留给老妹儿。

  但十点君更关心,另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:

  如果不是央视点名批评郑爽。

  她可能又要在家里美滋滋地数钱了。

  郑爽自己在节目里就大胆提及:

  可以没有作品,可以没有成绩。

  但只要请到某些嘉宾,就等于打开了“财富密码”:

  流量来了,热度和钱,也都跟着来了。

  但偏偏,有这么一档节目。

  嘉宾,先自我叩问:

  节目组,也不遮着瞒着:

  穷,苦,还简陋。

  但为什么还要坚持?

  这档真人秀,将这事儿说了个透彻——

  戏剧。

  啧,一听就挺高冷的。

  别忙着溜走,看看成绩单先:

  怎么样!9.2分!邦邦硬。

  嘉宾,全方面压阵。

  发起人,黄磊。

  这几年黄磊电视剧爆款不少,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都直接触碰了当代家长的辛酸。

  不为人知的是,他在戏剧舞台上,一直不声不响,持续发力。

  他曾经说:自己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:“一是《暗恋桃花源》,一是乌镇戏剧节。”

  这几年,表演节目格外火爆,教了20年表演的黄磊,却和观众一样迷糊了:

  表演就是影视片段+明星吗?

  都说戏剧舞台最能锤炼演技,怎么戏剧舞台上的表演反倒没声了?

  说搞就搞。

  他找上了赖声川,“艺术委员会主任”,何炅,“发展委员会主任”,乔杉,“剧团制片人”。

  赖声川被称为“亚洲剧场之翘楚”,有《如梦之梦》《暗恋桃花源》等多部知名作品,是名副其实的戏剧大咖。

  乔杉呢,别看如今在大银幕上见得多,早年对戏剧的爱,足有一百分。

  北京人艺、先锋剧场、海淀话剧等多个剧场,都有他表演的身影。

  “只要跟戏剧有关,不管干啥,都来。”

  最特殊的是,几位大咖,不像表演类节目,站在C位,以互怼出名。

  他们这次,要往幕后藏。

  真正要站在台前的,是七位戏剧人。

  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主演“戏剧疯子”刘晓晔,《暗恋桃花源》吴彼、赵晓苏,《战马》刘晓邑,修睿、丁一滕、刘添祺……

  你不认识?

  没事,十点君对他们也不大熟。

  不过导演严敏,我们都熟悉啊!

  从《极限挑战》开始,搞完了《说唱新世代》,又整起了《戏剧新生活》。

  格调够高,玩法更是“永远意想不到”。

  当然,戏剧人,文化人,所以本节目正经的定义为“无名戏剧人生活生产真人秀”。

  无名,没钱,还得自己生活生产。

  笑死,自我定位相当清晰了。

  节目一上来,严导老套路:先打你个措手不及。

  把表演节目办成赚钱栏目,也算是严导看家本事。

  看得就是理财经营戏剧版“极限挑战”!

  戏剧人们一头雾水:去哪儿?干啥?通通不知道。

  经费,暂时还没有。人员,暂时还不熟,三天时间,先拍场小戏,满意再给钱。

  看看这住宿条件,堪称一夜回到解放前:7张简易床,取暖小太阳。

  睡觉旁边的呼噜声,全方位共振音质。

  艰苦的现实条件+高压的时间节点,对于大多数节目来说,既是能力挑战,更是心理战。

  常规来说,它能扒掉娱乐圈的光鲜亮丽,榨出最真实的一面。

  但,没想到。

  对戏剧人来说,省钱算什么难关?

  7位戏剧人马上达成一致:尽量别花自己的钱。

  能跟人借的先借借,地里能薅的就薅点。

  一看就是老吃土人了。

  为了省钱,大家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毕竟,戏剧圈哪有什么一夜暴富,节衣缩食才是日常。

  一招不成,节目组又来一招。

  就剩60个小时,要吃要睡要排戏,还得靠排戏买票养活自己。

  排不出来,吃喝自负。

  前面是“生活”考验,这回则是“生产”考验。

  普通的表演类综艺,灯光布景摄影全就位,就等着演员登场,秀一把。

  戏剧类表演综艺,等着编剧导演、台前幕后给你帮忙?

  想太多了,全自己来吧。

  自编自导自己演,连道具都得靠捡。

  来,请把大写的惨字打在屏幕上。

  更难的是,人。

  戏剧是集体活动,时间紧迫的情况下,谁写剧本,谁来导演,主角配角,灯光舞美,每个都是问题。

  戏排好了,还有赖声川代表的艺术委员会等着审核。

  看见这个小章章了嘛?

  说不给你盖,就不给你盖。

  过不了审核,戏白排,人白干,还得自己补贴票钱。

  通过专业眼光来审核协调配合,更有真实的观众参与。只有观众被吸引了,被打动了,最后才会真心实意地为你付出一张票钱。

  这是《戏剧新生活》的最终目的:它要将嘉宾、选手。观众统统拉到同一层面,共同贴近戏剧的“真实”。

  虽然是表演类节目,但演是重点,真实才是。

  《戏剧新生活》不是不可以走表演类综艺的老路:

  虽说是无名戏剧人,但其实每个人都有作品傍身。

  来到舞台上,每个人都能祭出自己的最拿手的一招,绝对炸场。

  但《戏剧新生活》偏不。

  他们选择放下舞台上最出彩体面的那一瞬,为观众展现出表演背后的负荷,回归本质:

  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

  戏剧人要面对的压力是多元化的:集体的协作压力,个人的创作压力,生活的压力,甚至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。

  让老妹儿最深刻的,还数刘添祺,他戏剧资历最浅,偏偏被选为编剧兼导演,责任最大。

  要创作剧本,要分配角色,要安排道具,要调整每个人的表演……

  所有人心中的弦都绷到最近,刘添祺甚至紧张到在无人处呕吐。

  结果怎么样?

  原本不关心的观众们,为他们简单的表演而欢笑落泪,为简单的故事中无限的梦想所动容。

  如他们所说,戏剧人“特别不想说演技炸裂”,更希望表演出来的东西是真实朴素,能感染人的。

  他们用最质朴的内容,直抒胸臆:

  可能我们生来只是养鸡场里的一只鸡。

  但被圈养起来的我们,也想看看大海的模样。

  在戏剧舞台上的每个人,又何尝不是那只渴望看看梦想的“小兰”?

  在向着未来奔去之时,他们也会备受质疑:做话剧还值得吗?能赚到钱吗?

  这样挣扎在梦想和生活之间,算是有价值地活着吗?

  戏剧人的窘迫,特别真实:

  刘晓晔资历深厚,40多岁了,存款只有两万,赵晓苏刘晓邑都有干其他活来补贴戏剧的经历,上到拍影视搞综艺,下到送快递卖烤串。

  大多数表演类综艺,要的是体面,是光彩,希望一场戏能带火一个人。

  没红的想着红,曾经红过的想着更红,戏不重要,人才重要。

  而戏剧人呢,他们坚信“戏比天大”。

  哪怕被生存的压力一次次拉离舞台,他们还是拼命地试图回到舞台上。

  节目中,赵晓苏和吴彼私下讨论,究竟是作品重要还是真人秀本身重要。

  得出的结论,铿锵有力:

  “没有最后那戏,大家都是0,戏是前面那个1”。

  每年的爆款剧盘点,不难发现许多话剧演员的身影。

  冯远征、何冰、郭京飞、段奕宏、张译、袁泉、吴刚……

  为什么话剧能锤炼出好表演?

  挨最多的饿。

  吴彼说,国家大剧院排练费50-80/天,刘晓邑说“演员排练一天200块”,扣着省着能凑个住宿吃饭钱。

  吃最多的苦。

  话剧,每一场都没有NG,两个小时,剧情、台词、动作,出一点小差错都是“舞台事故”。

  观众为你而来,你就要为观众负责,宋丹丹曾经打吊瓶上台,刘晓庆一人连演100场,发烧39度也要站在台上。

  不是卖惨,而是每个话剧人,都早将这荆棘丛生的艰苦,视为必经之路。

  鲜血淋漓,才能浴血长吟。

  正如我们对好演员,好作品的渴求。

  他们所追求的,也不过是用自己的努力,让浮夸泡沫消失,让坚实和具有感染力的表演,站上C位。

  看那些戏剧人谢幕的一鞠躬。

  严肃吗?谦卑吗?

  那就是他们一生中面对梦想的姿态。